吴亦凡强奸聚众淫乱案开庭 都美竹发表情疑回应此事

据央视新闻,6月10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了被告人吴亦凡强奸、聚众淫乱一案。因涉及被害人隐私,案件依法采取不公开开庭审理的方式。法院将依法择期宣判。随后,都美竹发文“祈祷”的表情,疑似回应此事。

吴亦凡和都美竹的风波整整持续了两月有余,女方不断爆料,男方坚持否认,双方层层加码,交锋不断。最终北京警方的一则“吴某凡因涉嫌强奸罪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的通报为整件事情定性。

此前,都美竹晒出了大量的聊天记录,称收到很多受害女孩子的爆料,包括吴亦凡会透过“中间人”以“选mv女主角”、“工作室新人”等理由,把未成年女孩子诱骗到酒局,或是哄骗交往,在组局前,他和友人会收集女生照片,像选妃翻牌子一样,选中的就叫去一起喝酒,受害女性怒批:“真的渣的不行。”

事件发酵后,吴亦凡方发出声明辟谣,表示用户“都美竹”发布大量关于吴亦凡先生的不实言论,严重损害吴亦凡的个人声誉,造成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律师声明要求相关主体删除不实言论,并表示已完成对侵权言论的公证取证工作,将通过诉讼、报案等一切法律途径维护吴亦凡先生的合法权益,坚决抵制一切造谣生事、炒作等扰乱网络秩序的行为。

随后,都美竹再次发声,表示只是想要一个道歉,不愿再忍耐,准备报案,联合其他有相关经历的受害者向警方递交所有的材料,带着证据一起配合警方调查。

此前,都美竹曾被曝和吴亦凡谈过恋爱,并附上了吴亦凡跟自己的聊天记录,记录中吴亦凡还拍了自己漏半张脸的照片。都美竹称和吴亦凡恋爱五个月,而后吴亦凡忽然对自己冷暴力导致自己情绪压抑,影响到了学习,她的闺蜜看不过,所以曝光了这件事情。

早在今年6月,都美竹还曝光过一段疑似与吴亦凡开房视频,吴亦凡录音也曝光,视频中都美竹和吴亦凡同住某酒店,视频先是对准都美竹的脸,然后拍到疑似吴亦凡站在阳台吸烟的视频。

当时事情发酵后,吴亦凡工作室开始发表辟谣声明,吴亦凡本人也发了微博,但并没有正面回应,只是躲躲闪闪似是而非地发表了一段话,显得十分不硬气,让人觉得这些事情或许并非空穴来风。

事件持续发酵后,吴亦凡回应都美竹爆料,他表示之前没有回应是因为不想干扰司法程序的推进。吴亦凡称只见过都美竹一次,没有没收过手机,也没有灌酒。此外也不存在都美竹爆料的“ 选妃 ”、“ 诱奸 ”、“迷奸”、“未成年”等情况。

随后,工作室也发文回应称:“拒绝一切诽谤言论及散布有害网络信息的行为,请勿利用敏感的舆论风向恶意煽动公众情绪!我方已启动法律追责程序并完成报案工作,相信法律的公正,必会还原事实真相!”,并晒出多张都美竹的发文爆料,配上“假”的logo。

后续又有接连20多位受害人接连站出来指证吴亦凡,声援都美竹,算是”奠定战局”的关键。

随后,公安机关介入此案进行调查。

而针对都某竹通过网络反映受到侵害和吴某凡一方报警称被敲诈勒索的情况,公安机关介入调查后,通过讯问嫌疑人、询问当事人、走访证人、调取书证、固定提取电子证据等工作,初步查明了有关事实。现就调查情况通报如下:

一、关于吴某凡与都某竹的交往情况

2020年12月5日22时许,冯某(女,28岁,时任吴某凡执行经纪人)以挑选MV女主角面试为由,约都某竹(女,18岁)到吴某凡(男,30岁)家中参加聚会,10余人共同玩桌游并饮酒,次日凌晨至7时许,其他聚会人员陆续离开,都某竹酒后在吴某凡家中留宿,两人发生性关系。当日下午,都某竹在吴某凡家中用餐后自行离开,期间两人互相添加微信。12月8日,吴某凡给都某竹转账3.2万元用于网络购物。此后至2021年4月期间,两人保持微信联系。

二、关于都某竹等人发布的网络信息情况

2021年6月,都某竹与好友刘某文(女,19岁)商议,在网上公开与吴某凡交往过程以提升网络知名度,遂由刘某文于6月2日以“刘美丽同学_”微博账号发布都某竹被吴某凡“冷暴力”的博文,7月8日至7月11日,都某竹跟进发布3篇博文。7月13日,网络写手徐某(男,31岁)为牟取利益,主动联系都某竹,经商议后,共同策划并由徐某撰写“决战”等10余篇微博文案,7月16日起由都某竹通过微博账号陆续发布。

三、关于犯罪嫌疑人刘某迢 涉嫌诈骗 犯罪的情况

2021年7月14日,朝阳警方接到吴某凡母亲吴某报警,称遭到都某竹敲诈勒索。当日警方依法进行了受理和调查,工作中锁定犯罪嫌疑人刘某迢(男,23岁),并于2021年7月18日在江苏省南通市将该人抓获。

经查,2021年6月,犯罪嫌疑人刘某迢看到都某竹和吴某凡的网络炒作信息后,遂产生冒充相关关系人对涉事双方进行诈骗的想法。期间,刘某迢虚构女性身份,以曾被吴某凡欺骗感情欲共同维权的名义骗取都某竹的信任,使用昵称为“DDX”微信号与都某竹联系,获取都某竹与吴某凡部分交往情况信息。7月10日,刘某迢利用获取的信息冒用都某竹名义与吴某凡律师联系,以双方达成和解为名索要300万元赔偿,并将自己和都某竹的银行账户一并发给吴某凡律师。同时,刘某迢使用“北京凡世文化传媒”微信号,自称系吴某凡律师,与都某竹协商达成300万元的和解赔偿,但双方未签署和解协议。

7月11日,吴某凡母亲分两次向都某竹账户转账50万元。此后,未得到钱款的刘某迢继续冒充都某竹,向吴某凡律师索要剩余250万元未遂。后又冒充吴某凡律师要求都某竹签署和解协议,否则索回50万元。都某竹同意退款后,刘某迢冒充吴某凡律师将本人的支付宝账号提供给都某竹,都某竹陆续向该账号转账18万元。

刘某迢被抓获后,对其诈骗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该人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

针对网民举报的“吴某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及近期网络互曝的有关行为,警方仍在调查中,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处理。

***所有《泰国中华网》、《中华日报》新媒体原创稿件,需完整署名,否则追究到底。(联系转载,商务合作请加微信号:thaizhonghua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